这是芦茨村“慢”下来的第九年,她的野心,是让村庄的艺术性落地生根——【文旅赋能·乡村共富·杭州实践】系别报道④

发布时间: 2022-01-05 15:02 来源: 市文广旅游局 点击率:

从桐庐县城出发,行至梅城,这一段将近4小时的水上航线,频频让游客举起手机拍照留念的富春山水,就在芦茨村,抵达人们视线之中的山峡水脉,依然宛如昨日。不断拱土而出的艺术性,也正在变得让人过目难忘。

芦茨村的艺术性,从来不是空穴来风。她有诗歌,是唐代诗人方千写到的“鹤盘远势投孤屿,蝉曳残声过别枝”;她有画卷,是60多年前,画家李可染笔下的《家家都在画屏中》……

今年3月,围绕打造“新时代乡村生活样板地”的目标,桐庐县委县政府制定了《艺术乡村建设行动规划》及18个试点村“一村一策”实施方案,芦茨村入选其中。

艺术赋能,听起来是一个有点庞大的概念。但在方祖春看来,这是顺势而为。

方祖春,芦茨村党委书记。他今年55岁,早年他去厦门当海军,退伍后,应聘到桐庐县城的一家公司做维护工。2012年,210省道通车,附近的石舍村和茆坪村与芦茨村相连成线,富春江乡村慢生活体验区初出茅庐,成为全国乡村首个慢生活体验区。方祖春果断辞职,回乡办起农家乐。

那年国庆假期,方祖春第一次尝到了日收入突破4000块的甜头。方祖春说:“我们家有10间客房,我战友的舅舅组织了他的上海朋友来我们家旅游,全住满了。”  

芦茨村目前有农户450户,其中,超过三分之一的农户都办了农家乐,整个村子能提供床位4000多张。2020年,芦茨村年收入1.36亿,其中,98%来自于休闲旅游创收。绝大多数村民是陪着整个村子一路发展休闲旅游经济的实践者,也是受益者。

如今,美丽乡村建设提出3.0版,方祖春有自己的理解。他谈到,1.0版是要把乡村基础建设搞好,村道、溪水都要清洁;2.0版是把这种休闲旅游产业做成品牌,做得扎实;3.0版提出艺术的概念,做到共同富裕,其实就是要延长旅游旺季。

在芦茨村,以前农户做农家乐,认为房间整洁,菜肴可口就是达标,提出3.0版后,很多农户都自发自愿地进行庭院美化,不仅自己家要有时令花卉,他们还自掏腰包在家附近的村道上种上花草。不忙时,农户们也会去乡村礼堂附近新建的根雕馆、陶艺馆,选几样艺术品,装点生活。

暮秋时节,行走在芦茨村内,很难再见到风吹稻田的田园景象。过去,在芦茨这个山坳坳,最金贵的就是田地,大家吃粮食都是自己种田,如今,人们依然珍惜田地,只是从单纯种植水稻改为种植茶叶等经济作物。

方祖春回忆,“我家有两亩田,种一季水稻,全家7口人,只够吃7个月,剩下的5个月,要靠番薯填肚子。我出去当兵,人家问我老家在哪儿,我说芦茨,他们都说不知道,我说桐庐,他们也说没听过,我只能说,家在杭州边上。但这几年不同,在外省看来,芦茨村也有了名气,从5月到11月,周周都是黄金周。”

今年10月25日,杭州文旅 “新十大”甄选活动最终名单发布,其中,入围文化新地标的“放语空”乡宿文化综合体就在芦茨村。

“放语空”乡宿文创综合体(注:以下简称“放语空”)主理人苏海锐讲道:“榜单发布第二天,有一位杭州爷爷专程来打卡,他先乘高铁从杭州到桐庐,又从桐庐高铁站打车来到村子里,就是为了实际看看这里究竟有什么‘文化’能入围榜单,看过这后,他说,这里有趣。”

苏海锐介绍,“放语空”这里原本也是农民的房子,重新设计后,在不改变大体房屋结构的基础上,一家书店,一家私房菜餐厅,一个人的美术馆,一个云舞台,以及一个多功能媒体展演空间相继腾空而出。

作为负责人,苏海锐从上海被派驻到芦茨已经将近3年,眼见着设计图变为现实,他自己的生活也慢了下来。“如果能慢,大概没有人愿意快。快,也许是一种入世的要求,但,慢已经成了大多数人的理想。”

“放语空”很静。两年前,试营业初期,苏海锐干脆住在书店里的“胶囊书房”。看一会儿书,看一会儿窗外,似乎只有翻书的声响提醒着,时间依然是流逝的。

在整个“放语空”,苏海锐最喜欢和别人介绍的还是云舞台。他回忆,“那是四月,日本知名设计师藤本壮介第一次来,下着小雨,云雾缭绕,也许是江南的这种天气就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回去之后,他根据当时所看到的云在山中流动的状态,设计了云舞台。这个露天剧场的整体形象,就像一朵云飘浮在半空之中一样。云舞台落成之后,上海音乐学院的艺术家们来村里开展过演出。因为舞台在自然中,演出和山水结合在一起,就完全不同了。”

最近,很多杭州主城区的年轻人也很喜欢到“放语空”来拍婚纱照。

去年冬天,方祖春女儿方笠结婚,婚纱照取景选在书店。方笠是桐庐县城一家小学的老师,她说:“有时,我周末回家来,也会特意到书店看会儿书,看到年轻父母带着小朋友在这里看书,就会很羡慕,如果我们童年时家门口有这样一家书店,该有多好。”

桐庐县富春江(芦茨)乡村慢生活体验区管委会综合办主任滕伟林,在芦茨工作6年了。他说,“我们乡村文化微改造精提升,希望多一些‘放语空’一样的空间来吸引设计家、艺术家将他们的作品带进乡村,也许,提高的人气、拉动的经济只是眼前的,但让村民们设身处地感受到的一种艺术滋养,一种为自己村庄自豪的文化自信,是更让人期待的。”

在芦茨,有些美丽由来已久,有些美丽正在耕耘。其中,今年10月刚刚完成建设的艺术田野,在设计中,特意把休闲的长椅做成黑色的,从高空中望去,白色的地砖与黑色的长椅相得益彰,就像一架正在演奏的钢琴,而不远处,从山上采撷的石块,如同风铃挂在山谷之中……不需要更多言语,这一番让艺术性落地生根的野心,正呼之欲出。